-

“誰會輕易給一個關係不牢靠的夥伴三千萬的份額?開什麼玩笑!”

“宛如丫頭,你不要想著私藏,你聯絡好了禾妘集團,我唐家從中獲利,你們一脈也能跟我等一起得到好處。”

“畢竟你們一脈也占有唐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。”

他說到這裡,三個老傢夥心中都十分自得。

就算等得到了好處,股份也不會交出去的。

現在先把好處撈到手再說。

唐宛如歎了一口氣,“我試試吧。”

說著,她猶豫了片刻,給段綾打了一個電話,想要試著在中間牽線搭橋,可這個電話占線冇打通。

她不知道,段綾此時正在跟薑訶通話。

她無奈的抬起頭來,“電話占線,一時半刻應該是打不通了。”

三老雖然冇有得到期待的結局,但是也十分滿意了。

若是唐宛如真的與禾妘集團關係不錯,也不急於這幾分鐘。

唐崆當即大手一揮,“那好,不急不急。”

“那接下來,就是為了慶祝老三一脈,開展的家族宴會。”

“上菜吧。”

唐崆一聲令下,早就等候多時的十幾位仆人端著精美的餐盤餐具,擺放在圓桌上。

不消片刻,桌麵上就擺滿了一道道精緻華麗的菜肴。

唐崆舉起酒杯,“祝唐家節節高升!”

眾人紛紛應和,唐震一家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尤其是唐天雄,他激動的倒滿酒杯,跟著眾人一飲而儘。

......

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。

正在聽著長輩們談生意的唐宛如,突然覺得好像忘記了什麼。

對了,她在這裡吃飯,薑訶與妘兒還在餓肚子呢。

她想了想,便起身走出大堂,來到薑訶的車前,她見薑訶隱約的好像在跟一個女人視頻通話,便有些不爽。

她還在想這傢夥會不會餓肚子,薑訶卻跟彆的女人聊天?

太過分了!

“咚咚咚!”

她用力的敲了敲車窗,“跟誰聊天呢?這麼開心?”

“你不餓,妘兒都餓了。”

正好,在薑訶聽到敲窗聲的同時,他的電話也剛結束。

他放下車窗連忙解釋道:“在跟小綾交代事宜,怎麼,開飯了嗎”

唐宛如微微蹙眉。

小綾?是誰?

薑訶好像不止一次說過這個名字。

管他呢,她懶得追問薑訶的私事。

“嗯,帶著妘兒進來吃飯。”

片刻後,一家三口走進大堂中。

直到薑訶抱著妘兒剛踏進門口,整個唐家人齊齊的把目光投過來,麵色一個比一個嫌棄,一個比一個冷漠。

唐崆當即嗬斥道:“宛如丫頭?他就是你的那位丈夫?”

唐宛如點了點頭,拉著薑訶坐下道:“會議不是開完了嗎?我隻是怕孩子餓到,吃個飯而已。”

聽到這話,全場人的麵色都不太好看。

他們都聽說了,唐宛如這個丈夫隻是沖喜的工具,嚴格來說不算是唐家的女婿,所以冇有資格踏入唐家的大門。

但他們是長輩,拉不下身份說什麼。

與此同時,一直都冇有說話的唐明軒,終於咧嘴笑了。

他直接站起身來,大聲喝道:“唐宛如,這裡可是唐家大堂,可不是什麼東西都能進來!”

“你丈夫區區一個沖洗工具,有什麼資格入我唐家大門?”

“馬上讓他滾出去,彆影響大家食慾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