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世人震動!

世間最強的巨頭,在同一日內,從枯寂之中,徹底復甦過來,展現出超越無上的蓋世實力。

但這些蓋世巨頭,卻都同時前往一地,要覲見某位存在!

……

慕千凝、火靈兒、木婉清、武小鯤、陽初、長孫長青等,都已經聚集到了開元州的恐獸山林。

神聖復甦之後,這裡的一切也在恢複,山林之中,多了很多強大的靈獸等。

但,他們秋毫無犯,瞬息之間,就已經抵達了原本小山村所在之地。

他們看到了熟悉的小山村。

“小山村……恢複了!”

慕千凝激動地開口,眼前的小山村,和她第一次進入這裡的時候……一模一樣。

那時候,她還隻是陰間玄天界離火宗的聖女而已,為了抵抗邪神的入侵,不得不前來小山村。

一切依舊。

無數次來過的地方,恢複了。

“這一切,必然是李前輩的緣故!”

火靈兒篤定而期待地開口,能夠改變整個世界,讓已經歸為凡、歸為寂的凡界,神聖復甦,隻有李前輩才能做到。

“走,我們速速前去覲見他老人家!”

當即,他們朝著小山村而去。

“嗯?不對!”

但是,他們朝著小山村前進,卻發現自己居然無法觸及小山村。

“怎麼回事?小山村就在眼前,為什麼我們無法觸及?”

“明明近在咫尺,我等卻被某種東西隔開了嗎?”

“這怎麼可能?!”

火靈兒、慕千凝等都是震驚了。

須知,如今神聖大潮已經復甦,他們的實力都已經恢複,抵達本律,堪稱這世間的最強者。

無論是空間,還是歲月的長河,都無法在攔住他們的距離。

“小山村與我們之間,間隔的不是時間和空間,也不是陰與陽,也不是生與死。”

這個時候,一道雄渾的聲音卻是已經傳來,黃煙升起,在無儘的輪迴之中,一位中年男子負手而來,他一頭長髮,隨意地披散在身上,身後隱約有著一個太極道圖的影,似乎承載著世間的一切。

“黑白前輩。”

慕千凝等人開口,來人赫然便是曾經的輪迴主宰,黑白!

“我已經到此地多時了,但卻發現,無法觸及,縱然用儘一切道,演化一切法,我們與小山村之間,卻都像是隔著一種無形的堤壩,不能越過一步。”

黑白低聲開口。

聞言,眾人也都是怔住了。

“這會不會是李前輩的意思?”

木婉清開口,道:

“他老人家歸來,但是不願意再理會這世間之事,隻想和雲溪姐姐他們,超然世外,所以故意設下了屏障?”

這很有可能。

黑白的實力深不可測,絕對堪稱當今世上最恐怖的人之一,他都無法觸及,恐怕也隻有李前輩親自出手。

“不,不是他!”

這個時候,一道蒼老的聲音卻是響起,跳大神的已經到來。

與他一起的,還有敖無雙、陸采靈!

他們,都來了。

“見過神巫前輩。”

火靈兒等開口,在凡界演化的諸多歲月中,他們也都曾見到過跳大神,知道了跳大神的來曆。

“神巫前輩,我們與小山村之間的界限,不是李前輩所設的嗎?”

武小鯤疑惑地開口。

跳大神的點點頭,他看著小山村,眼中露出了一抹複雜之色,道:

“黑白說的對,這不是陰與陽,也不是生與死……我們與小山村之間的,存在的是虛與實的界線!”

虛與實!

此言一出,現場的諸多強者,都是陷入了沉思中。

“虛與實?小山村是實,而我們,是不存在的虛嗎?”

陽初臉上閃過一抹驚色。

“或許,小山村從來冇有存在過,乃是虛妄,這世間纔是真實?”

長孫長青也在反思。

生與死,陰與陽,黑與白……終究都是在同一層次上的,但虛與實,卻意味著,他們與小山村之間,極有可能有一方是不存在的。

“這裡是現世了,我們從遙遠的過去,被神聖復甦的大潮卷襲而來,但是對於現世,我們卻都是逝去了的靈,不能出現在這一方歲月長河中。”

“這裡,不屬於我們。”

跳大神的開口,他冇有看向小山村,而是注視著諸天的宇宙和星辰。

敖無雙攜帶整個“現世”的凡界,一直在朝著“未來”狂奔,躲過了“過去”長河中的恐怖大戰,以免被波及。

如今,他們的這一方歲月時空,的確觸及到了“未來”。

但“未來”已變成現世,而他們,卻屬於“過去”了。

“這是錯位的時空,逃過大劫難,但是卻被橫陳在現世的堤壩之前,我們都是逝去了的靈。”

神巫繼續開口,這一刻,他忽然像是想通了什麼,道:

“我曾不明白,為何這一世的人,皆無靈魂,現在我知道了……因為,我們都隻是逝去的靈。”

“我們被困在過往的泥沼中,無法脫身而出,有東西在挖過去的根,所以從小李自未來而至,橫推一切。”

“但我們終究已經失去了,相對於小李本來所處的那一世,我們是逝去了的過往,是不該存在的影,是曆史,是舊痕,卻不真實,隻能存在於寂滅間。”

跳大神的喃喃著道:

“而如今,過去堤壩之後的一切,都被小李推平,所以神聖的大潮,從過往的源頭,直泄向現世,如今卻被現世的堤壩所阻……”

“而小山村,因為有小李的存在,已是唯一的真實之地。”

“逝去的過往不可再觸及真實,這是真實與虛妄的距離,是過往和現世的界線!”

神巫,世間最古老的強者之一,曾經在極為遙遠的過去,甚至一度和李凡並肩作戰過。

對於世間的源起,他瞭解的最多。

“是的……整個凡界,整個神聖大潮覆蓋的過往,都無法觸及那些宇宙星辰。”

敖無雙也忽然開口,他也注視著凡界之外的滿天星辰,宇宙沉默著。

當他們自以為是現世,不斷逃離過往的堤壩大禍,奔赴向未來的時候,卻在最終抵達之時,已成為過往,而未來,纔是現世。

整片時空和世界,跨不過這種界線和距離。

“我們都已經沉寂了嗎?”

“李前輩推平了大禍的源頭,過去的一切都被推平了,但我們終究是逝去的過往……無法再觸及未來。”

“神聖的大潮,被現世截斷了。”

他們紛紛低語,這一刻,他們都已經領悟了跳大神所說的話語。

這是世間最難跨過的因果,最無法觸及的虛妄。

對於現世的宇宙來說,他們是曆史,是沉寂的過往!

難以觸及現世,再難觸碰真實!

“經曆一切大戰和輝煌,卻難改成為過往的宿命……”

“我們都將成為過往,未來就在眼前,但卻是天塹。”

“若沉寂,若化作石與沙,便感受不到這種悲涼,可為何,我們卻甦醒……”

有人在感傷,有人在低語。

他們都被困在了過去了。

“彆慌……小李,他自未來而至,他應該在找路!”

而跳大神的卻是開口,目光灼灼,道:

“過往、現世、未來間,有禍亂,故而生堤壩……這有大問題,必然牽涉到了更大的恐怖,過去有大禍,未來呢?小李從未來到了我們這段過往中,未來又有誰來鎮禍?”

他不知想到了什麼。

“有大變故!”

忽然,黑白抬起雙眼,目光掃過浩瀚天穹、無儘因果間。

這一刻,所有當世的強者皆有所感。

他們抬眼,卻見在無儘的歲月長河中,居然有無數逝去的光和影在爭渡!

那些逝去的一切,在不知其歲月座標的過往中,因為神聖復甦的大潮而醒來,無法計數的過往和曆史,不可想象的強者與逝靈,在朝著現世爭渡,重重疊疊,不可想象。

“堤壩之後的生靈?!”

“比仙道時空更古老的時空,不止一重時空!”

“在堤壩後,居然有這麼多可怕的存在……一重又一重的源起,層層疊疊,浩瀚無儘,堆疊成神聖的舊墟!”

“超越仙道時空的古老過去,曾藏在堤壩之後的一切,也都被喚醒了嗎……想要進入現世?”

黑白等都震撼了。

他們已是這世間的至強者,但這一幕依舊超出了他們的想象。

在堤壩之後,是什麼?

無人知曉,曾有一代至強者寂者,鎮守堤壩無數歲月,眺望過堤壩之後。

除此之外,便是李凡一人而已,他踏入堤壩之後。

當敖無雙和跳大神登上堤壩的時候,對堤壩之後也隻能驚鴻一瞥,遠遠無法窺見那後方的恐怖真相。

如今,一切卻似乎浮現在了世人的眼前,作為逝去的過往在呈現,就像是曆史之書被人翻開。

那是一個個比仙道時空更加古老的文明源起,輝煌浩瀚的國度和生命盛世,重重疊疊,卻都死去化作墟,在過往的墟中、曆史中,似乎誕生過不可想象的東西,但如今都消失了,隻剩下堆疊在一起的過往被喚醒。

那些過往中,有無數驚天動地的神話和傳說,每一道紀元,都有不輸仙道、聖道、神道等時空的輝煌和過往。

“曾經的堤壩背後,就是這些東西嗎……在這些東西中,藏著恐怖的事物,挖斷了過去的根,但如今那東西已經被推平,隻剩下這些舊跡,被神聖復甦的大潮喚醒,橫陳在現世的無形堤壩之前!”

黑白開口。

一切都已經明白了。

堤壩背後,是無窮無儘的過往,那些過往中有浩瀚的文明和輝煌的人世,有生靈的淨土和神魔的樂園。

但一切卻都化作了墟和無,過往被莫名的恐怖事物摧毀,大禍在蔓延。

而李凡從禁忌時空逆流而上,越過堤壩,推平了那些過往中的恐怖事物,還過往以原初的麵貌。

如今,整個歲月與世界,抵達現世,那些死去了的過往、逝去來的靈,都甦醒,被神聖大潮卷襲著,堆疊在一起,渴望進入現世。

……

這一幕極為驚人,在屬於現世的宇宙中,重疊著無儘的過往,每一重過往,都渴望跨越現世的限製,進入現世的時空中,但卻都被阻住了。

過往和曆史,堆疊在現世之外!

而就在此刻。

忽然,在前方的小山村中,卻忽然有敲鑼打鼓的聲音響起。

隔著不可跨越的界限,火靈兒等人看到,在小山村中,一時間熱鬨無比,居然像是在……辦喜事。

敲鑼打鼓的聲音,乃至響徹了整個凡界,整個過往的歲月。

那些堆疊在一起的過往和歲月,無數甦醒的輝煌文明,此刻忽然都有所感,一雙雙恐怖的雙眸,似乎朝著小山村這邊注視而來!

……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