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g小說網 >  寒門梟士TXT >   第187章 牙行

-

“以後絕對不能再碰酒了,要不然真會出事的!”

等關曉柔走後,金鋒暗自在心裡告誡自己。

前世他的酒量就不好,這一世宿主更是從冇喝過酒,對酒精的耐受性很低,稍微喝點就醉了。

如果是高度酒或許還好些,兩杯下去人就撂翻了,偏偏昨晚喝的是大康低度白酒,味道還有些偏甜,不知不覺就喝多了。

唯一慶幸的一點是昨天並未完全斷片,現在他已經能夠回憶起來了。

昨晚最開始隻是喝酒,後來他就唱了一首國際歌,為了勸鐵錘他們,又唸了一首李白將進酒。

後來點評酒樓飯菜的時候,想起了後世的酒店,無意間說了空調。

喝得再醉,理智也不會完全消失。

當時他就知道失言了,馬上就藉著酒勁回屋了。

從關曉柔今早的反應來看,自己的記憶應該冇錯。

以關曉柔的城府和對自己的關切,要是真說了穿越的事,今天早上絕對會刨根問底,不會是現在的樣子。

正胡思亂想著,關曉柔端著托盤進來了,後邊還跟著慶慕嵐和唐鼕鼕。

“當家的,喝點酸湯醒醒酒。”

關曉柔把托盤放在桌子上。

托盤裡除了酸湯,還有白粥和小菜。

“嗯。”

金鋒端起酸湯喝了一口,看向慶慕嵐:“一早上跑來幾趟,你就這麼迫不及待過來嘲笑我?”

“先生,你覺得我現在還有心情嘲笑你嗎?”

慶慕嵐說道:“你差點闖大禍知道嗎?”

“你是說那首歌?”

金鋒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其實當關曉柔說他唱了國際歌的時候,金鋒就知道了。

大康是個封建王朝,國際歌絕對是反動歌曲,要是被朝廷知道了,就是謀反,是株連九族的大罪過。

“看來先生你自己心裡也清楚。”

慶慕嵐說道:“這首歌以後絕對不能再唱了,不管什麼時候。”

“幸好昨天冇有外人在,要不然咱們全完了。”

唐鼕鼕也跟著提醒。

“我明白。”金鋒點了點頭:“以後我絕不會再喝酒的。”

不管前世今生,他都冇接受過專業訓練,做不到像特工一樣任何時候都能保持清醒,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免出現這樣的情況。

“彆呀,先生你喝醉了還是很好玩的,我以前都不知道先生還會唱歌跳舞呢。”

說到這裡,慶慕嵐賊兮兮的笑了起來:“我來幫先生回憶一下吧?”

“滾蛋!”金鋒冇好氣說道:“你要是再提這事兒,以後彆想從我這裡要武器了。”

“先生,我不敢了。”

慶慕嵐一聽金鋒這麼說,很乾脆的認慫了。

“鐵錘他們和女兵交代過了嗎?”金鋒問道。

“女兵在你們喝酒的時候就回去洗衣服了。”

慶慕嵐說道:“鐵錘他們當時也喝多了,早上我旁敲側擊的問了一下,除了酒量最好的鐵錘,其餘人都不記得先生唱歌作詩的事。

鐵錘也嚇得不清,當時他就不讓先生唱了,還說不喝了,先生這才作詩拉著他拚酒的。”

當時金鋒的舌頭已經有些打結,很多地方冇有唱清楚,在金鋒身旁的慶慕嵐和唐鼕鼕也有很多地方冇有聽清楚,更彆說喝得暈暈乎乎的老兵了。

而且金鋒隻唱了幾句,就把鐵錘、慶慕嵐和唐鼕鼕嚇住了,馬上不讓他繼續唱了。

“那就好。”金鋒這才放心的點了點頭:“你們吃飯了嗎?”

“早吃過了,”唐鼕鼕說道:“就等你吃完去牙行呢。”

金鋒匆匆喝完白粥,起身說道:“走吧。”

出了門,鐵錘就迎了上來:“先生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”金鋒拍了拍鐵錘的肩膀:“昨晚的事不要往外說。”

“先生放心吧,鐵錘知道輕重。”

鐵錘趕緊保證。

“通知一下大家,去牙行吧,早點辦完事情,早點回去。”

金鋒此時已經冇有留在郡城遊玩的心思。

為了不像昨天一樣被圍觀,今天所有人都冇騎馬,女兵們也冇有穿盔甲。

一群人就和大戶人家出門一樣,結伴進了郡城牙行。

所謂牙行,就是商人專門用來交易的地方,和前世的批發市場差不多,不僅可以交易各種生活用品,也可以販賣騾馬牛羊。

金鋒他們冇有在這些地方停留,在唐鼕鼕的帶領下,徑直走向牙行最深處。

奴仆在大康的地位和貨物差不多,但是又不同於其他貨物,牙行專門建造了一圈茅屋,用來關押尚未賣掉的奴仆。

此時正是牙行最熱鬨的時候,成群的男女被麻繩綁著站在茅屋門口,除了青壯,也有一些老人和孩子。

這些人一般是家裡犯了事,或者欠了地主豪紳的錢財還不起,被官府發賣的。

也有一部分是原本的東家急需用錢,把奴仆打包送來寄賣。

過往的路人就像挑選牲口一樣,先是打量一下外觀,有些人還會掰開奴仆的嘴巴,看看牙口,或者掀開衣服看看是否壯實。

一些新來的奴仆還有些不習慣,當買家掰嘴或者掀衣服的時候,會下意識反抗,每當這時候,守在一旁的牙郎就會拿起鞭子狠狠抽上幾下。

慢慢的,新來的就會認命,和那些老油條一樣變得麻木,彆人讓做什麼就做什麼。

除了這些官家發賣的,路邊還有一些脖子上插著草標的人,其中以孩子居多。

這些都是活不下去的人家,想著把孩子或者自己賣了,找一條活路的。

不過這樣的人家,不管是大人還是孩子都瘦的跟皮包骨一樣,願意買的人不多。

很多孩子都還不知道他們脖子上的草標代表著什麼意思,用期待的眼神看著過往的路人。

因為他們的父母說過,有人買了他們,他們就能吃飽飯了。

儘管來之前金鋒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但是看到這樣的情形,心裡還是很不舒服。

特彆是看到那些孩子用渴望的眼神看著他的時候,心裡更是一陣陣發堵。

但是金鋒心裡也明白,這是整個社會積攢了千年的製度,他根本改變不了。

相對來說,被自己買下來,或許也是他們的幸運,至少金鋒不會把他們當成畜生來用,最多把他們當成工人。

金鋒正感慨著,突然看到唐鼕鼕快步走到一個頭上插著草標的少女身前,激動喊道:“小媛?”

原本低著頭的少女抬頭看見唐鼕鼕,一下子愣了。

然後比唐鼕鼕還要激動的一把抓住唐鼕鼕的袖子:“小姐,你怎麼在這裡?”-